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二

查理芒格说:许多IQ很高的人却是糟糕的投资者,原因是他们的品性缺陷。我认为优秀的品性比大脑更重要,你必须严格控制那些非理性的情绪,你需要镇定、自律,对损失与不幸淡然处之,同样地也不能被狂喜冲昏头脑。 1、别自怜,因为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总体而言,嫉妒、怨恨、复仇和自怜都是一些危险的想法。自怜很接近于偏执,而偏执是最难以改变的一种思维类型。我们不应该任由自怜自艾的情绪出现……自怜不会让形势好转。 2、不断学习的人现实生活中也会持续进步, 我不断发现,那些出人头地的人并不是最聪明的,有时甚至不是最勤奋的,可他们如同学习的机器。他们每晚上床睡觉时已经比当天起床时更聪明了些。这么做是有帮助的。当你给自己设定了长远的目标时,这种做法的帮助就特别大   3、人生会有一些不公的、可怕的打击,要积极地利用它们。 当然,人生会有可怕的打击、糟糕的打击、不公的打击。这都不要紧。有些人能恢复过来,有些不能。我觉得,(古罗马哲学家)爱比克泰德(Epictetus)的态度最可取。他认为,一切生命中错失的机会都是一个表现良好的机会,每个错失的机会都是学习的机会,我们的任务不是要沉湎于自怜中,而是以积极的方式利用可怕的打击。那是很棒的想法。 4、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也说过类似意思的话,真正地了解是要懂得自己有多无知。这是一种可以传授或者习得的技艺吗?如果你足够了解结果带来什么风险,那可能你就懂得。有些人特别擅长了解个人知识的局限,因为他们不得不了解。想象下有位走钢丝的职业表演者工作了20年,好好地活了下来。假如他不了解自己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就不可能活下来。他努力工作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出了错就会丧命。能生存下来的人都知道,了解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比头脑聪明更重要。 5、别太透支,那种情况连莫扎特也没法应付。当然,我们都会受到影响的是自我满足的偏好。可以用“真实的小我”来指代想行动的主体。比如,为什么“真实的小我”不透支我的收入?曾经有一位举世闻名的作曲家,他生平多数时候都过得极为悲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总在透支个人收入。那人就是莫扎特。假如莫扎特都无法应付这种偏执的行为,我觉得你也不应该尝试。 6、乐观的财会核算99%都会出问题。威胁人类文明的麻烦里面,有99%都源于乐观的财会计算。那些财务人员希望追求纯粹的数学方式,只想关注太过悲观的财会核算结果,却导致财会核算太过乐观。这真是疯狂的行为。99%的问题都源自过于乐观。因此,我们应该建一个财会核算方式更保守的系统。 7、对资产,需要比对负债更多的审核。负债100%都是好的,一直都是。资产倒是必须担心的。 8、很多成功的机构都不会管得更严,反而管得没那么多。 很多人认为,只要制定多些流程、多些规定,比如反复检查等等做法,就能创造更好的成果。伯克希尔实际上没有任何过程,除非审查对象主动给我们压力,否则我们几乎不会进行任何内审。我们只是试图在一种无间的网络中经营,赋予这个网络应有的信任,关心其中我们信任的人。 9、应有的信任最重要。 人类文明进化的最高形式是以应有的信任编织的无间网络……你一生希望的也就是一种这样的无间网络。加入你的婚姻协议有47页那么多,我建议你还是别结婚了。 10、伟大的投资需要迟来的满足感。等待对投资者有帮助,很多人只是等不起。如果你没有那种满足感迟一些到来的基因,就得付出很大努力克服自己的不满。 11、学习的方式是阅读,不是上学。 我不是在教室里和学富五车的人相遇的,而是在书本上,那样自然。我不记得第一次读到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作品是在什么时候,托马斯·杰弗逊的书是7、8岁的时候在床上读的。我家人都喜欢那类书,通过纪律、知识和自控获得成功。 12、应该赋予CEO无需经全体董事审核独自做决策的权力。 如果身处复杂的环境,公司有位优秀的CEO,你会希望他在处理外部事务时有发言权…… 你能想象巴菲特和别人说‘抱歉,我必须回去和公司的董事商量’吗?我的意思是,回到公司,他肯定必须同董事们商量,可他能预料到董事会怎么说,大家都知道他说的话就是管理指示。 13、作为投资者,即使是本杰明·格雷厄姆也有很多东西必须得学。我不喜欢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巴菲特遵循的那套他的做法。必须理解巴菲特,他在那么年轻的年纪发现了格雷厄姆,然后就以此人为目标努力。格雷厄姆的观点改变了巴菲特的一生,他早年大多在近距离崇拜格雷厄姆。可我不得不指出作为投资者,即使是本杰明·格雷厄姆也有很多东西必须得学。他对估值企业的看法全都来自大萧条几乎毁掉他的方式。他总是有点害怕市场的能力,所以余生都是在这种恐惧中度过,而且他的一切方法都是为了控制市场。 14、关于耐心。我们拥有Wesco很长时间了。他们做了很多交易,但只有五六个交易的结果才真正重要。这很有趣。尝试做成千上万的小事很难。但试着把几件事做好,就会有好的结果。少数几个好的决策在长期能带来成功。你靠等待挣钱。需要很多耐心。 15、如何减少错误。 我和巴菲特做了两件事(去减少错误)。第一,我们花很多时间思考。我的日程安排并不满,我们坐下来不停地思考。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更像学者而不是生意人。我的系统总是坐下来静静的思考几个小时。我不介意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巴菲特也是如此。但是我认为不断地寻找智慧,寻求正确的应对办法会有所帮助。发脾气永远不会对你有用。你可以把这种寻找智慧,寻求正确应对的思路应用于生活中。但是这很难做到。平凡结果的本质就是因为平凡。静下心来思考,寻找智慧,超越平凡。 看不见的东西最重要 尽你所能和最优秀的人合作。当你发现一个很不错的人,并且能够与你一起合作做一些不寻常的事,你要尝试着找一些方法一起去做,因为这会扩大你的视野,让你从中得到一些好处,而且和很棒的人一起工作也很有意思。 我还要说下“被美丽指引”,我认为每一件事都有它美的一面,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你可能会问,建一家交易公司有什么美的一面呢?它美就美在做正确的事,找一群正确的人,用正确的方法把事情做正确。如果你认为你是第一个这么做并且做正确的人,我想你就是做对了,这种感觉非常的好,把事情做正确是一件很美的事。 同样,人们没想过,其实解决数学问题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所以“被美丽指引”是一个很不错的指导性原则。然后我还写了,不要放弃,至少尝试着不要放弃,有时花很长时间去做一件事是正确的。 如果我们在生活中唯一的成功就是通过买股票发财,那么这是一种失败的生活。成功的投资只是我们小心谋划、专注行事的生活方式的副产品。我们要能够比其他人更快更准确地分析出任何种类的交易,能够在60秒内找出令人信服的弱点。但是,生活不仅仅是精明地积累财富。我们要追求人生幸福,我们为此可以采取逆向思考的方式:如果要明白人生如何才能得到幸福,首先研究人生如何才能变得痛苦;研究企业如何做强做大,首先研究企业如何倒掉。生活上的大多数成功来自于你应该知道避免哪些事情(死亡、糟糕的婚姻艾滋病、吸毒)。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避免邪恶之人,尤其是那些性感诱人的异性。在生活里面我们要拥有良好的客观态度、个性素质——自律、耐心、冷静、独立。当然,你这么做会让你有所孤立,但是如果你因为你的特立独行而在周围人中不受欢迎——那么你就随他们去吧。 对于生活,我们追求朴素,一切从简:我们赚钱,靠的是记住浅显的,而不是掌握深奥的。我们从来不试图成为非常聪明的人,而是持续地试图别变成蠢货,久而久之,我们这种人便能获得非常大的优势;我们并不自称是道德高尚的人,但至少有很多即便是合法的事情,也是我们不屑去做的(有性格的人才能拿着现金坐在那里什么事也不做,我能有几天,靠的是不去追逐平庸的机会。);所以对于谎言,我们的办法很简单——说真话,将无需记住你的谎言——就这么简单;满足我们已经拥有的:在生活中减少物质需求——你不需要很多物质的商品来满足自己大量愚蠢的需求(这些需求自然会很快消失);在生活中不断培养自己理想性格(投资性格):毫不妥协的耐性、自律,自控——无论遭受多大的压力也不会动摇或者改变原则。 当然,我们还要有自知之明:一方面我们不需要懂很多事情,“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回答这个问题”“在这个领域我没有能力给你任何特殊的见解”——当你不了解、也没有相关的才能时,不要害怕说出来,没有人期望你什么都懂。有些人总是很自信地回答他们其实并不了解的问题,我不喜欢跟他们在一起。在我看来,他们就像是那只乱跳舞的蜜蜂,只会把整个蜂窝搞得乱哄哄的,而另一方面,如何对付错误和那些改变赢面的新情况,也是你们必须掌握的知识之一。如果你不明白有舍才有得的道理,如果你以为鱼与熊掌可以见得,那么你就太傻了。生活有时候就像扑克游戏,有时候你们即使拿到一把非常喜欢的牌,但也必须学会放弃。 学习100种模型,它们能够给你带来特别大的力量。当几个模型联合起来,你就能得到lollapalooza效应——这是好几种力量共同作用于同一个方向,而且你的道德通常不仅仅是几种力量之和。在投资领域我将这个学习方法称之为“生态”投资法:完美地糅合来自各个传统学科的分析工具、方法公式,这些学科包括:历史、心理、生理、数学、工程、生物、物理、化学、统计、经济等。这个投资法的理论基础是:几乎每个系统都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所以若要理解这样的系统,就必须熟练地运用来自不同学科的多元思维方式。你必须意识到——生活无非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联系。所以你必须拥有各种模型,你必须弄清楚各种模型的相互关系以及它们的效应,你必须辨认出这些事情之间的关系。如果你把自己训练得更加客观,拥有更多学科的知识,那么你在考虑事物的时候,就能够超越那些比你聪明得多的人,我觉得这是很好玩的。再说了,那样还能赚到很多钱,何乐而不为呢?所以与其创立一种有漏洞的制度,还不如就不要赔偿了——就让生活艰辛一些。 争取掌握近100种模型和一些思维技巧,那并不是很难的事情。这么做的好处在于绝大多数人不会这么做——部分原因是他们接受了错误的教育。所以我们必须全面掌握各种主要模型,把它们当作一张检查清单。再强调一些:你们必须注意那些能够产生lollapalooza后果的多因素组合效应。 有关我们在学校的教育,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其局限性。很多聪明人之所以会犯错,大概是他们没有掌握所有重要的模型,把它们当作检查清单,用来审视各种复杂系统的结果。我们不能依照你们教授传授的方法来学习。你们应该学习他们传授的一切,但你们还应该学习许多他们没有教的知识——因为这些教授们并没有正确地对待他们自己的学科。大多属于教授用一个假定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不能用实验来证明它,它就是不存在的。”然而,他们的假定明显是愚蠢的,如果有的事情在生活中极为明显,但很难通过容易做的、可重复的学术实验得到证明,这些的讯菇犬就会忽略它。如果有些东西非常重要,但由于道德约束,你们无法完美而准确地证明它,那么你们也不应该把它当作是不存在的。你们必须经历而为,利用现有的证据去证明它。而在你学习了心理学之后,你也要注意:装备基本的心理学力量的技巧(也就是说当你知道该怎么做)之后,你们必须依据道德规范来调整自己的行为。并不是你们懂得如何操控人们之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操控他们。如果你跨过了道德的界限,而你们试图操控的那个人因为也懂得心理学,所以明白你们的用意,那么他就会恨你们。 当然了,我们的脑子没有那么好使,很多时候我们的确很难记住一些东西,还好前辈们给我们留下了两样宝贝:图表和优秀的文学作品。前者可以弥补弥补我们天生不擅长处理数字的缺陷;而后者逼着我们需要略加思考才能理解——只有这样它对我们的影响会很深,我们会更牢固地记住它(如果你动脑筋才懂得某个道理,你就会更好地记住它)。 思维模型原则(你必须把经验悬挂在头脑中的一个由许多思维模型组成的框架上): 1)你必须拥有多元思维模型——因为如果你只能使用一两个,你将会扭曲现实 2)这些模型必须来自各自不同的学科——因为你不可能在一个小小的院系里面发现人世间全部的智慧 3)使用最可靠的思维模型

他山之玉可以攻石

他山之玉可以攻石, 我这块愚钝顽石,尤其欣赏和感恩别人的思想,如醍醐灌顶,使人智慧顿开。 比如加拿大哲学教授Jorden Pertersen重视哲学和生命的真谛。 富兰克林, 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 分别从光明和黑暗面揭示人类心理规则。 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和马吉德·纳瓦兹(Maajid Nawaz)用语言和逻辑为武器,向宗教提出挑战,因为我和弱小懒散的人一起,沉迷于幻想的宗教,所以他们不需要刻意去思考和解决问题。宗教就像鸦片和酒,用软弱的手段麻木自己。感谢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这些人是独立的人,勇于坚持自己的思想,能顶住压力和障碍袒露他们的真实想法,唤醒很多能思考,但基本随大流的人。如果没有他们,我需要几年,甚至整个生命,才能达到我今天所感受到的程度:至少当我不那么盲目和失去信心时。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 从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那里学习到不仅要投资被低估的公司, 也要捕捉那些现在价格合理,但具有巨大上涨空间的大公司。 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科学是无知的满意哲学。(Science is Satisfactory philosophy of ignorance) 阿兰·德·伯顿(Alain de Botton)用哲学的智慧来审视当代的生活。 我真的很喜欢他这样一位杰出的思想家和实践者,致力于帮助人们追求永恒的幸福 卡尔萨根(Carl Sagan)一个伟大科学家,又能够向普罗公众传达深奥的宇宙知识。 2016年开始看罗振宇在YouTube的“逻辑思维”频道。非常享受。关于学习。他浓缩了他自己的感悟,学习使他从一个“情感的,审慎的,转向客观的,合理的人”。其合伙人脱不花则在学习方法上见解独到,她一语中的:学习也要以终为始,以输出来贯彻输入,也就是教授和使用方能使学习事半功倍。 李笑来概念、方法论精华: 普通人是舆论认知,而牛人则是是底层认知: 怎么样正确地想是首先要搞明白,并身体力行的哲学问题。没有什么比思考能力更重要。清楚深入地思考,会让你预防莫名其妙的灾难。要常常举一反三,要常常提炼自己的思想——虽然这很不容易。所谓的执行力,其实本质上还是思考能力。想清楚想明白的人,自然而然就做对了——对他们这事儿在那个节点上没有多难。执行力差,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应该干什么而已。这也是刚需的概念:当你真心喜欢某件事,通过这件事真正感受到了好处的时候,它对你来说就是刚需。正确的刚需是一切驱动力的源头。刚需不仅是可以主动选择的过程,更是需要耐心培养呵护且不断积累的过程。知道了这一点,在与刚需相处的过程中,就知道当你“难受”时,该选择怎样的难受了。投资的刚需是避险。  笑来老师说:判断一个人聪明与否,一是看他脑海是里是否有足够多清晰、正确的概念,二是看他脑海里这些概念之间是否有足够清晰、正确的联系。那也就是我思考得全面周到的能力。把自己培养成聪明的人,不仅要特立独行,还要正确地特立独行。 一个人一生的幸福与他的心智直接相关。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智力的差异,即,每个人心智的能力强弱不一;且这方面的差异可能存在着天壤之别。尽管概率有些时候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但肯定不是你能控制的。欲望尽管并不是总是可以被满足,却是你自己不仅能控制,甚至可能完全控制的。浪费时间虚度年华的人,有个共同的特征——他们拼命想控制自己完全不能控制的,却在自己真正能掌控的地方彻底失控。一定要想清楚并记住这件事儿:相信运气其实是缺乏自制力的表现。我一直觉得自己在大学期间不小心认真学习了概率和统计是一生受益无穷的偶然。那期间的阅读和思考,使我确定并且坦然接受一个现实:概率是独立于任何人存在的,因此绝对不会仅因为我的期望就发生任何变化。 什么是价值观:就是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更好?什么是最好?选择决定命运,决定选择的是价值观;于是真正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是一个人的价值观。生活就是成长,没有成长就不是有意义的生活。 做有需求,有稀缺价值,能辐射尽可能多的人的事。我想一个人的幸福感绝对依赖于这样一件事:你跟这个世界有多强的联系。你跟自己共同成长,跟家人共同成长,跟同事朋友共同成长,到最后你去看所有的牛人都做到了一点 —— 跟陌生人共同成长。选择去做不能规模化的事情——这个建议不稀奇,但牛人想的都一样,巴菲特的措辞是:“只做没有捷径的事情。”你要想自己能不能独占鳌头,正确避免竞争的办法是“做到最好”。你不仅要有一技之长,且那一技要相当地长,比他人长出许多——直至他人都懒得跟你比的地步。你要常常审视自己的理想——就是要有“创见”,那理想是不是具备可实现价值——当然不一定是商业价值,但商业价值也确实是最客观的衡量方式之一。它要足够伟大,它要足够现实。 尊重渠道的力量, 我自己本身是个销售, 设计一个没完没了的体系, 你永远不要跟别人拼体力,你一定要从一开始琢磨一整个系统来不战而胜。综合一下,要设计一个系统做一个辐射联系尽可能多的人的产品和服务,而且做到极致,让别人望尘莫及。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Youtube上第一位的PewDiePie, 于Apr 29, 2010开始成立,七年内吸粉58,663,561(12/26/2017午时左右),超过半个亿啊,多可敌国了。他在关于PewDiePie的描述仅仅是:“I make videos.” 当然这个例子太过极端,不是人人都要去拼社媒王的。但是启发确是普适的。(此处以后需补充) 想明白去追求什么,做什么以后,下一步是怎么做。不“跟着感觉走”,所谓的成长,就是不断发现自己的直觉实际上是错误的过程。永远不找借口,时刻正确反思自己的成功和失败。还有就是耐心,不沮丧,因为无论是谁最终拥有的能力都是依赖积累获得的,积累是个过程,不是结果。想明白这件事儿,就很容易做到心平气和了,不至于像挨了打却又无能为力的孩子一样生自己的闷气,然后开始仇恨社会。这样的结果确实能说明的是对方确实比你更强大(至少在目前这个特定的方面),但,想明白了就知道这也没什么,因为他的强大也是,并且也只能是依赖积累获得的——没什么不服气的。回去继续修炼就好了。  在过程中,要深刻明白这个公式:注意力 > 时间 > 金钱。 … Continue reading 他山之玉可以攻石

人生由价值观决定

Attributes to Xiaolai Li, 所谓的价值观,其实就是一个人分辨好坏主次的思维体系. 审美能力让我们分辨美丑,价值观让我们分辨好坏。于是,正如审美能力能够影响生活品质一样,价值观决定了一个人的性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于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体系去判别好坏,进而,好坏的判别,影响每一次的选择。于是,价值观影响选择,选择影响行动,行动构成命运。所以,“一个人的命运是由他的性格决定的”,这话我没办法不同意。 必要、清晰、且准确的概念,是一切思考的基石。价值观是一个重要的概念. 聪明是一个必要的概念,,在李笑来眼里,其实只不过是一个人所拥有的正确、有效知识的总和。至于“智商”么,在他眼里都是完全没必要存在的概念,这个概念对人们的成长完全没有帮助,只对人们认为自己可以不成长,或者不可能成长有巨大的贡献。所谓“更聪明”,只不过是“学习能力强大”、“学习速度惊人”。这些人都是有不断总结、迭代的方法论的。 成功这个概念, 那些有作品的人,就是“成功人士”,他们已经做出像样的东西,“成功”的程度不一样而已,而他们的成长速度一定很快、更快。更为重要的是,要看这些人的多个作品——作品与作品之间的差异,基本上就是他们进步程度的展现.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卖我自己创造的东西,而不是别人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创造什么,但我知道我要成为一个有创造产品能力的人。虽然我不知道将来自己会创造什么,所以,我实际上并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我必须思考, 并记录下来, 可能这个思考就是对别人有价值的. 我在挣扎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我必须成为一个有创造能力的人,而不是一直就那么通过买卖他人创造的东西生活的人。 概念不清晰, 也不去深入思考,追求更好的概念, 后果之严重, 下面这个例子对我有强烈的震撼. 人们习惯把追求成功比作登山,不确切, 误导, 比作破冰更恰当. 把登山当作类比,与把破冰当作类比,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把登山当作类比的时候,我们会不由自主地以为“突破”是看得到目标的事情 ——因为山顶就在那里。把破冰当作类比的时候,我就很自然地不太在意那个可以看得见、想得到的目标,很理直气壮地明白:我要去的是一个现在完全看不到的地方,但肯定是不一样的世界。类比是影响思维的,既然它能影响思维,进而就能影响行动,而行动构成我们的生命。以,类比在使用的时候不得不小心。说法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说法、想法可能引发的是最重要的东西:行动。 方法论的角度看, 要想办法从理解上把抽象事物 转变为具体事物——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抽象事物。因为你把时间具体化为金 钱,使得你开始格外爱惜时间,并且开始动脑思考“我应该如何运用我的时间 呢?”需要注意的是,过去你常听到的那句“陈词滥调”——“时间就是金钱” 事实上并没有改变你对时间的态度。因为,仅仅这样一句话依然是很抽象的,是 非常不具体的。而以上篇幅中的比喻把很多细节具体化了,才让你有了具体的感 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人对逻辑、数学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们无法感知这 些无形的、抽象的理论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有形的、具体的好处——事实上,这 些好处本身也同样或者可能是更加无形的和抽象的。 再一次,这是一个运用心智改变命运的机会。你知道了你的大脑有怎样的局限, 你就会想办法挣扎着反过来控制你的大脑,做你的大脑的主人,而不是被它所左 右。不要觉得这事儿太难——尽管真的没那么容易,但最终你会发现这是个有趣 的事情。我是这样看待这件事情的:我因为想明白自己要控制自己的大脑,突然 发现自己比身边的人多了一个玩具,而且是玩不腻的玩具——我的大脑, 多了一个朋友-时间。 对未来充满希望和信心,同时又采取积极有效的方法去全力实现. 把时间当作朋友. 就会有收获. 尽管心智成熟的我们往往会避免基于比较的快乐,但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基于比较 的相对成功。所以,突破刚刚提到的“恶性的死循环”的最基本方法就是,比别 人更早一些开始准备,早一点,再早一点。想想吧,有些人可以提前一两辈子开 始准备一件事情。越早一点,你与时间这个朋友之间就会变得越亲密一点;与你 更加亲密一点的这个朋友会让你的每一天都多那么一点点的从容;那多一点点的 从容,会让你爱上时间这个家伙。